【镜相人间】再犯的理由更生人马景珊的故事之二

发布时间:2020-04-25

【镜相人间】再犯的理由更生人马景珊的故事之二

苦闷压力大 半故意再犯

但日子并不好过,经济匮乏、生活困顿,他还是那个死硬脾气,不肯向家人低头。他开始酗酒,没钱买洋酒,就咕噜咕噜灌米酒。好似一场游戏重複卡关,醉了就轻鬆,醒了又后悔。,他再次因为持刀强盗夜归女子的皮包而登上媒体。

马景珊在狱中写作也写书法,他写得一手好字,曾赠字给恩师叶海烟。叶海烟非常珍惜,将之裱框还挂在研究室里。(叶海烟提供)

人生有第二次机会,为何放弃?马景珊只说:「那时候好苦,心里满腔怒气。」感觉社会不友善?「对。」即便你做好準备,也不被接纳?「对。」家庭关係变得紧张?「对。」压力太大?「嗯。」没办法好好读书?「非常⋯」叶海烟记得,马景珊犯案前很不好过,「他有次哭着打电话给我,他真的很难过,他觉得他再也站不起来了,朋友有的都漂白了,但他没办法。」

马景珊再犯案的地点很微妙,就在租屋楼下的超商,跑没多远就被警察逮住。叶海烟叹了口气问我说:「他是不是『半故意』的?超商门口就有监视器啊!」求证此事,马景珊用一个故事回答我:「当天,原本有电视台要来拍我上课,这个採访已经做了一段时间,只剩下拍我上课的画面,学校、老师、记者都约好时间了。但当天凌晨,我就被抓进去了。」

是故意的吧?「我内心很排斥,不想再演了。日子就很难过,社会眼光那幺多,都快没饭吃了,还要在那里演我有多上进、多努力上课!」他把自己灌醉,但即使是烂醉,仍有一丝念头是清明的,「我自我放弃了,有一股冲动,要让你们等不到我,因为我又要进去了。爱报导,就报个够吧。」我彷彿听见他曾经满怀期待的玻璃心碎了一地,哐啷哐啷的。

 

入狱无尽头 绝望要寻死

再清醒时,人已在四方狱中,伴随着悔恨。「我非常非常非常后悔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」某种程度,也鬆了一口气?「至少这里不用担心没饭吃,不用担心没钱缴房租。」这一关,得超过10年了,茫茫看不见尽头。他夜里总是睡不着,反覆阅读《湖滨散记》,想像自己身在湖边。好不容易入睡,又在梦魇里惊醒,环顾四周,「我怎幺又进来了?」

马景涛(左)与马景珊(右)兄弟儿时常玩在一起,他们曾一起打棒球、钉栈板,有许多快乐回忆。(马景珊提供)

家人对他失望透顶,马景珊更是绝望。他趁沖澡时痛哭,水流掩去哭声也抹去眼泪;夜里蹲在舍房里,头套塑胶袋,静静等空气吸光,还曾绑了毛巾,蹲在浴厕旁想吊死自己。濒临死亡时,他却听见心脏砰砰鼓动,原来生命力如此强大,「吸不到空气时,你会希望快点心脏停止跳动。但心脏很有力气,它跳得好用力好剧烈,感觉它很想呼吸。你愈痛苦,它跳得愈激烈⋯」

马景珊在挣扎中选择-脚一鬆,他就能一走了之,痛苦也会结束;但心脏用力砰砰颤动时,他脑海里跑过的是家人的脸孔、儿子的笑容,还有东吴师生的支持,「如果我走了,『马景珊』三个字只会留下非常刺目、非常不好的印象,我是没知觉了,但他们还有知觉啊,孩子还要面对学校的朋友。虽然哥哥那幺有名,但出了一个马景珊。」

 

【镜相人间】戴帽子的人 更生人马景珊的故事之一【镜相人间】带来救赎的2006 更生人马景珊的故事之三【镜相人间】再犯的理由更生人马景珊的故事之二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搜索